抓娃娃机如何逆袭月入近万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5-29 10:34
  原本待在电玩城里的“抓娃娃机”,不断“占领”商场、地铁站等场所。消费者玩一次花费1-2元,却让商家每月每台有了近万元的收入。 
  单次1-2元 可电子支付 
  抓娃娃机“占领”商场、地铁站 
  最近一段时间,西安的许多商场、地铁站、电影院、KTV大厅里多了不少抓娃娃机。这些原本待在电玩城里的机器,出现在大众身边的显眼位置。 
  在西安小寨西路的银泰城内,华商报记者注意到在该商场一层扶梯旁摆放了5台抓娃娃机和1台自动兑币机。“现在的机器都无人值守了。”有市民介绍,以前去游乐广场抓娃娃,需要先去服务台兑换游戏币,现在直接用手机在兑币机上扫二维码就可以兑币。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些抓娃娃机上贴着“2币/次”的标识,并提示“请提前兑换游戏币,本机不支持人民币。”消费者除了可以扫码购买游戏币,也可以用各种面额的纸币,10元兑11枚币,100元兑119枚币,相当于不到2元玩一次。 
  抓娃娃机操作方式大同小异,在价格上有所不同。大致算下来,消费者玩一次的花费在1-2元。然而,“太难抓了,花了几十元一个没抓着。”在文景路一家公司上班的孙女士说,她兑币玩过几次,但至今还是两手空空,没有抓到一个“娃娃”。真像她说的这么难吗?记者随后进行了一番体验。 
  在西安南二环凯德广场有14台抓娃娃机。记者在这里体验后共花费25元钱,兑31币,抓到一只毛绒兔子玩偶。 
  在西安解放路万达广场入口处也有抓娃娃机。当记者按下“抓取”确认按钮后,抓臂下沉到半空中就快速抓合了一下又快速张开回到原位,连娃娃也没碰到,仅仅是在“抓空气”。正当记者以为机器出故障时,它又恢复了正常的抓取状态,抓臂下沉到娃娃时才开始抓,遗憾的是仍然没抓到,而游戏币已经用完。 
  抓不到不能怪你 
  高手也是瞅人多才去刷概率 
  “我一直觉得根本不可能抓起来。”市民方女士的观点代表了不少人的看法。然而,也有一些人表示自己抓的“娃娃”家里都堆不下了。 
  还有人给抓娃娃“披”上了玄学外衣,认为成功与否和运气有很大关系。不过有业内人士透露,其实这个和运气没关系。娃娃机的力度和频次是可以调整的。也就是说,除了消费者有娴熟的技巧,商家暗中对成功概率的操控才是关键因素。 
  “娃娃机可以在主板上设置程序,从而控制抓力。”经营者田先生告诉记者,一般普通娃娃机会设置成每抓20币就能抓到一只娃娃,也有的也会设置为每抓50币才能抓到一只娃娃,如果有人连续用50个币还没抓到,那有可能就是老板太贪心了。而有人抓了三五次就成功抓到,那不只是“运气”好,可能还得要感谢上一个玩家。 
  田先生所说的记者通过机器经销商也得到证实。华商报记者以购买娃娃机的名义与广东一家销售商取得联系。销售商介绍,所有机器都可以调概率,抓取过程分为抓起和运送两个环节,这两段抓力还可分段设置,综合影响抓取概率。如何调整可以根据娃娃的成本自行决定。 
  西安市民杨帆是身边朋友中公认的抓娃娃高手,他告诉记者,网上那些所谓的“大神”传说、百抓百中的经验分享大多不好使。每个地方的机器抓取概率都不一样,甚至同一家店里的机器概率也不相同。按照他的经验,想提高成功概率,就是等人多时候别人“垫”个十多次,自己再去抓,人少的情况下就得看运气了。 
  某品牌抓娃娃机西安代理商王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机器成功率我见过10元抓5个娃娃的,也见过400元抓2个的。”他坦言,机子抓力调得太松顾客不买账,太紧经营者又会赔钱,一般情况他们会调到20次出一个娃娃。 
  娃娃机风靡 
  依靠互联网发展完成逆袭 
  可以由人工设置的成功概率,这抓娃娃还能用运气来解释吗?有人这么回答:我不管花多少钱,我就愿意赌这个概率、玩个高兴。 
  抓娃娃机的确成了商业中心内丰富业态配套的妙招之一。“娃娃机的定位类似于迷你KTV,与之相似的还有扭蛋机、儿童摇摇车玩具等。”东大街一家购物中心招商部赵姓负责人告诉记者,而且娃娃机摆放的位置大多在大厅里,不会影响商场铺面的招商。从西安各商场的租金看,每台娃娃机至少能带来几百元甚至更多的月租,可算作是“画龙点睛”的额外收入。 
  抓娃娃机还“火”到了KTV里。田先生表示,西安80%以上的KTV都在大厅有娃娃机,仅此大概就有超过500台抓娃娃机。王先生则表示,没有精确统计过西安全部娃娃机的数量,但“2000台左右是肯定有的。” 
  在西安市场,娃娃机为何近期如此风靡?西安邮电大学经管学院院长张鸿分析,抓娃娃机的逆袭可能与两方面原因有关:一是大众快速消费需求的提升,娃娃机正好能满足这种非计划内的娱乐消遣;二是互联网的发展给了它新的生存空间,手机支付取代了传统兑换游戏币,同时经营者还能通过扫码与消费者互动,进一步吸引消费。 
  易观国际互动娱乐分析师王传珍认为,抓娃娃机重新火爆的背后,是国内零售业态的快速变化。过去几年,各大中城市的主流零售业态,正从传统单一零售向商业综合体进化。综合体定位于休闲、购物一体化,除了影院、超市、书店,娃娃机的植入也自然。 
  从小生意到规模化 
  大约半年可以赚回一台机器 
  在游戏厅中,抓娃娃机并没有特别变化。例如,西安街头巷尾和各大购物中心里的电玩城、游乐广场,出现在最中央的仍然是跳舞机和各种大型电子游戏,抓娃娃机一直扮演配角。但是在KTV、电影院、商场等区域,抓娃娃机却有了更多的意义。 
  田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和KTV合作的抓娃娃机一般有两种经营模式,一种是交租金,租金根据场地大小、客流多少来定,一年两台机器最低交5000元,高的是1万-1.2万;另一种是经营者和店家分成,分成一般是三七或四六,KTV拿较少部分。 
  前述赵姓负责人则介绍,商场内放置的娃娃机租金与KTV相近,但也要看商场地段,单台机器的月租从300元到1000元不等。 
  田先生还表示,抓娃娃机的经营成本主要来自于这几方面,首先是设备成本:一台普通机器的成本在1200-1500元,如果是带兑币器的会贵一些,是3500-5000元;每个“娃娃”的成本按分三个等级,最差的2元左右,中等的3.5元到5元,精品娃娃6元到10元。其他的运营费用包括电费、维修费、人工费等。若按一名工人负责5家店内娃娃机的日常维修、娃娃配送、货款结算等工作来算,人工成本一般在每人每月3000元左右。 
  即便如此,抓娃娃机的利润仍可观。王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每台娃娃机的日流水达到50-80元就可以盈利。节假日的流水更高,例如:春节期间每台日流水150-200元。假设2000元以下的普通娃娃机设置的是1元玩一次,贵的机子设置为2元玩一次。单台普通机器平均一天大概会有75-100元的流水,除去其他成本,大约半年可以赚回一台机器的成本,如果是贵一些的机器,8个月左右也能回本。 
  当然,经营者并不光是看重这一台机器每月近万元的流水收入。王传珍认为,购物中心、电影院、KTV和地铁站里,都是典型的线下消费场景,抓娃娃机这个原来不起眼的小生意正好借此做出规模化,分享新消费的红利。 
  感性消费、粉红经济助推 
  借流量入口成资本新宠 
  除了运作模式和场景变化,为什么娃娃机能够吸引很多人买单?有业内人士认为,可能是因娃娃机带有博彩娱乐属性,是一种非理性消费,同时其结果无关大碍,付出几十元去博取一只毛绒玩偶,有人称之为“谜之概率”并欲罢不能。 
  杨帆就表示,抓娃娃这项“特长”让他乐此不疲。他举例说,有一次抓到了真人等身大小的巨型玩偶,商家让他抱着玩偶绕场一周,虽然明知道是商家借机宣传,但还是让他有不小的成就感。 
  也有观点将抓娃娃机的逆袭归咎于粉红经济的流行:女孩子总是盼望能有一个人帮她抓到自己喜欢的“娃娃”,男青年们则暗自磨练抓娃娃技巧。对于他们来说,来自异性崇拜、欣喜雀跃的眼神,或来自他人的佩服和羡慕,也是这个游戏值得享受的部分。 
  陕西师范大学国际商学院副院长雷宏振教授对华商报记者分析,娃娃机受宠还和即兴消费市场兴起有关,消费者对这种产品的消费是一个典型的感性消费行为。人们的快乐感觉不仅仅取决于工作或者生活目标任务的完成,而且还取决于过程的丰富程度,抓娃娃这类感性消费丰富了人们的购物、娱乐过程,因此尽管属于意外消费,仍然能得到消费者青睐。 
  作为一种成本不高的流量入口,抓娃娃机迅速红火起来,并且取得了资本的关注。有数据显示,从2013年开始,抓娃娃机的出货量每年都能取得50%以上的增长。 
  今年春节,一家广告分发平台获得了新一轮3800万元融资,近一年这家公司的融资已接近6000万元。值得注意的是,这家从给儿童摇摇车安装智能支付器起家的公司,已经将业务范围扩大到了娃娃机的领域,原因正是娃娃机的入口流量更可观。 
  自助终端的红利时代 
  抓娃娃机提供更多变现渠道 
  前述抓娃娃机代理商王先生认为,娃娃机这门生意看似简单,但不认真做只能赔钱:抓出几率太低没人玩,“娃娃”太粗糙没人玩,视觉冲击力差也没人玩。同时,他表示,娃娃机还是一个很好的玩具展示渠道,目前市场上有不少娃娃机用的是粗制滥造的“娃娃”,而如果用品质好或正版的玩具,获取的流量一定会更多。 
  华商报记者了解到,从国际上来看,动漫IP的衍生品占据其70%以上的收益,而动漫衍生品中,最直接的就是毛绒玩具。对照动漫产业比较发达的日本,有三分之二的玩具是通过抓娃娃机和自动贩售机销售的。而国内动漫毛绒玩具缺乏有效的销售渠道,通常消费者只能在线上购买。未来,抓娃娃机很有可能成为动漫衍生品销售的主要渠道。 
  王传珍认为,包括抓娃娃机在内,市民身边正出现越来越多的自助终端消费设备,这都不是偶然现象。她分析,一方面,近几年传统的开店成本不断上升,已经到了盈亏临界点,而自助终端的优势就在于无需人员经营,也无需昂贵的店面租金成本,可能要付出的就是小部分租金和补货物流配送、机器和货品成本等;二是移动电子支付逐渐成熟,上到高端消费品店面,下到街头一些摊点经营,几乎人人都在用手机上的电子支付;另一个方面则是自助终端本身的灵活性和便捷性较强,社会节奏越快,时间成本越贵,这个时候一个距离十几米远的自助终端是很有存在的必要。 
  雷宏振则表示,抓娃娃机使用了自助终端消费方式,实际上却和自助终端关系不大,重点在于抓娃娃这种感性消费是理性消费市场的重要补充,自助终端的作用在于通过消费者体验增强了这一市场效果,让即兴消费方式变得更加灵活、方便。他认为,娃娃机这个行业及类似行业会继续火下去,因为自助消费和自我服务消费是市场发展的一大趋势。 华商报记者 李程 王静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