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读懂卡塔尔退出OPEC事件及未来影响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2-04 19:53

一文读懂卡塔尔退出OPEC事件及未来影响

2018-12-05 14:42来源:FX678卡塔尔/OPEC/能源

原标题:一文读懂卡塔尔退出OPEC事件及未来影响

12月3日,卡塔尔宣布自明年1月起退出OPEC,结束其长达58年的成员国身份。卡塔尔此次退群反映出OPEC内部的日益割裂,该组织面对外部政治动荡的脆弱,以及日益深刻的国际能源格局变化。另外,也反映了天然气时代的到来,油气平衡的影响将逐渐显现。

石油市场格局已变,OPEC地位弱化

一般粗略估计,欧佩克的石油储量占全球的80%多。全球前十大石油出口国中,欧佩克国家中占了8席,只有俄罗斯、加拿大是非欧佩克国家。

欧佩克15个产油国原油产能占全球44%多。即全球近60%的原油产能由非欧佩克国家贡献。其中俄罗斯、美国的产量进展很快。得益于页岩革命的成功,美国原油产量经常跃居首位,实现了美国能源独立,美国致密油也被称为全球油价真正的“边际产量”和价格决定者。

2014年下半年,国际油价从100美元以上向下时,业内都认为欧佩克能左右油价的时代已经过去。非欧佩克的产量难以收到控制,虽然后来发展出OPEC+的协调机制,但其运行总是受到地缘政治等因素影响。而以往最大的石油净进口国美国变身原油生产国,影响更加深远。

至2017年国际油价开始回升,欧佩克一直在讨论通过减产提振油价,但是落实机制难,普佩克成员的处境又各不相同,各怀心思。难以真正影响油价,只有作为全球最大原油出口国沙特下定决心,并与俄罗斯协同时,才有实际的影响。

OPEC月报显示,卡塔尔是OPEC内部第十一大产油国,10月原油产量为60.9万桶/日。卡塔尔石油日产量只占欧佩克5%不到,最新的数据显示可能只有不到3%。一方面是欧佩克的石油产量对全球市场的影响下降,一方面欧佩克内部产量向几个国家集中。欧佩克能发挥的影响日益降低,对于一些石油产量较小的国家,更是受益有限。

与此同时,委内瑞拉深陷国内经济问题,伊朗美国关系不确定性增强,沙特以地区大国的身份对卡塔尔挥舞断交大棒。欧佩克的力量已经今非昔比,难有实际作为。

从2014年国际油价下跌开始,市场就在寻找新的油价平衡机制,但至今没有结果。DailyNews,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正在被边缘化,石油市场的关键决定权已经落入美国、俄罗斯和沙特产油三巨头手中。所以,欧佩克大势已去早已定矣。新的机制才是重点。

卡塔尔退出OPEC的政治考量

2017年6月以来,卡塔尔与沙特、巴林、阿联酋等海湾国家相继断交,危机至今没有解决。今年9月,卡塔尔与沙特又因引进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再度针锋相对。早在那场断交危机中,天然气、伊朗、俄罗斯等关键因素便已被提及。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在之前的两伊战争和海湾战争期间,OPEC成员国相互敌对的状态也并没有导致任何成员退群。卡塔尔在一个相对和平的时期退出OPEC,更显示出其对OPEC合作前景的强烈质疑。

据了解,卡塔尔绝大部分天然气资源来源于其离岸的北方气田,而这一气田却与伊朗气田接壤,因此卡塔尔自然与伊朗走的近了,这也招致了伊朗的宿敌沙特的不满。卡塔尔继续留在由沙特主导的OPEC内,本身就没有太大意义。有分析认为,在退出OPEC之后,卡塔尔还有可能退出海湾合作委员会,从而进一步提高自己的独立性。

虽然特意在声明中进行了否认,但卡塔尔此举不可能真的与“政治”无关。面对沙特等国的外交围堵和强硬压制,看似弱小的卡塔尔一直没有屈服并寻求反击的机会。而沙特在欧佩克中一直处于领导核心地位,欧佩克也是沙特发挥全球影响力的重要抓手,原本团结一致的海湾阿拉伯产油国进一步放大了沙特在全球能源市场的影响力。

如今在两国彻底闹翻的情况下,卡塔尔退出欧佩克可视为对沙特的一种反击,提升了沙特领导欧佩克达成协议的难度,为处于多事之秋的沙特进一步“添堵”。卡塔尔当日早间才将退出决定告知欧佩克,显然并没有提前与沙特或其他成员国“打招呼”。从去年断交危机时的“被退群”,到现在的主动“退群”,也反映了卡塔尔对自身国际环境与外交政策认知的新变化。

拥抱天然气时代,这是一桩大生意!

卡塔尔油气资源丰富,天然气储量位列全球第三位,液化天然气出口量多年来稳居全球第一。卡塔尔于2017年保留了世界上最大的液化天然气(LNG)出口国之冠。该国去年出口了8100万吨,使其在全球液化天然气贸易中保持市场领先地位,占27.6%。卡塔尔的竞争对手远远领先于竞争对手。澳大利亚是第二大出口国,出口量为5620万吨,市场份额为19.2%,而马来西亚出口量为2640万吨,占9%。尼日利亚排在第四位,其次是印度尼西亚和美国。

2017年,液化天然气出口国的数量保持在18个,因为已经包含出口能力的国家增加了所有额外的液化能力。近年来,在页岩油革命的推动以及对二叠纪盆地的巨额投资下,美国的液化天然气出口也是异军突起,并有望在未来十年显著影响全球市场。于是,趁美国各生产商还未完全打通二叠纪能源产地和出口港之间的基础设施通道,卡塔尔提前专注于天然气开发,无疑会在抢占未来天然气市场方面占据先发制人的优势。

卡塔尔的判断是:天然气将进一步替换传统化石能源。值得注意的是,卡塔尔虽然原油产量不值一提,但却是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商。

卡塔尔能源部长表示,卡塔尔退出OPEC主要是希望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天然气的开发上,并计划在未来几年将天然气产量从现在的7700万吨/每年增加至1.1亿吨/每年。卡塔尔全心投入天然气开发,一方面是对国际能源格局大势的判断,另一方面也显示出对其潜在竞争对手的担忧。

而沙特还在准备挑战卡塔尔全球液化天然气第一大出口国的地位。沙特国有的阿美公司CEO11月底表示,公司计划在未来十年内引入1500亿美元的投资用于增加液化天然气产量,使沙特成为液化天然气出口国。与此同时,普京也表示,俄罗斯打算与卡塔尔竞争,成为全球液化天然气出口大国。在如此背景下,卡塔尔需要摆脱OPEC的条条框框,用增产来保住自己的市场份额。

当然,卡塔尔退出OPEC的举动可能进一步扩大它与海湾其他阿拉伯国家之间业已存在的裂痕,将海湾国家之间围绕地区领导权的争夺进一步升级。由于卡塔尔最主要的一块气田是与伊朗共享,卡塔尔加大在天然气领域的投资与生产,也将进一步促进两国之间的合作,这也有可能进一步加剧卡塔尔与沙特之间的矛盾,对海湾地区和中东地区来说,可能也将是另一个潜在的不安定因素。

就在原油价格在跌宕中轮回时,市场已经发生了变化。在应对气候变化、治理空气污染,以及天然气产量增长的推动下,天然气更代表了未来。天然气被认为清洁能源的主力,并开启了黄金时代。天然气时代,油气平衡的影响将逐渐显现。能源大势,顺之者昌。早拥抱,早得利。

天然气价格高位

行情显示,欧洲几乎年年“气荒”,美国和中国的天然气价格也居高不下,市场需求巨大且价格诱人。

11月,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的液化天然气(LNG)价格达到了4613元/吨,突破去年“气荒”时创下的高点(4400元/吨)。价格飙升的背后,是今年前八个月,中国天然气进口增速近40%,中国需求的猛增成为推动市场上行的最重要因素。

美国方面,气温骤降加上供给没有跟上,11月初NYMEX出现暴力上涨,至今价格仍然维持在高位。

卡塔尔退出短期或影响OPEC减产决定

在国际油价跌宕起伏的当口,欧佩克将于12月6日、7日将在维也纳召开会议,商讨未来政策以及减产建议。

卡塔尔是OPEC中规模最小的产油国之一,因此它的退出对该组织在全球石油供应中所占份额的影响微乎其微。

不过,JBC能源分析师David Wech表示,卡塔尔能源部长这一令人意外的声明突显出OPEC内部的政治紧张,这不一定会让减产决定变得更容易。

许多欧佩克能源部长星期二还没有抵达维也纳,但是伊拉克石油部长哈达班出现在他下榻的酒店,很快就被记者包围。现在说这个星期的会议可能会有什么结果还为时过早。

伊朗官员表示,卡塔尔离开OPEC是可以理解的,更多小国家将会离开OPEC。

Energy Aspects表示,对卡塔尔来说,退出欧佩克基本上是象征性的;该国的石油产量一直很稳定,增长前景有限;不过,卡塔尔的退出欧佩克是否会引发其他成员国效仿,并引发欧佩克影响力下降仍值得密切关注。

卡塔尔退出,OPEC或名存实亡

卡塔尔这一决定是OPEC成立以来首次有海湾国家宣布退出,也意味着该国结束了半个多世纪以来在原油出口事务上与海湾阿拉伯国家站在一起的历史。

卡塔尔突然“退群”对于影响力持续走弱的欧佩克依然带来了潜在打击。1960年成立的欧佩克在国际能源市场拥有巨大影响力,但近年来在全球能源格局的结构性变迁中其影响力不断下降,早已不复当年之勇。外部受到多方挤压,不得不与俄罗斯等非欧佩克产油国进行深度合作,打造“OPEC+”模式;内部受到日趋严重的地缘政治与国家利益之争的影响,政策协调难度日益加大。

卡塔尔退出欧佩克反映了海湾阿拉伯国家内部矛盾的持续深化。长期以来,海湾阿拉伯君主国由于历史文化、政治制度、经济基础和外交政策等具有高度相似性而结成了紧密合作的共同体,并组成了海合会,在政治、安全、能源等各个领域抱团取暖,构成中东地缘政治和全球能源政治格局中的重要板块。而由于沙特与卡塔尔的利益冲突与断交危机持续得不到解决,海湾阿拉伯国家内部矛盾日益公开化,各自为政甚至走向对立化,导致海合会及其他合作机制名存实亡,海湾地区地缘政治格局呈现出解构与重组趋势。

沙特与伊朗的尖锐对立就是突出表现,而沙卡冲突更加剧了欧佩克的内部危机。加之曾有媒体报道称,沙特可能考虑解散欧佩克,这使欧佩克当前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

机构观点

OPEC主席克里尔曾任阿尔及利亚能源部长表示,卡塔尔退出会造成“心理上的冲击”,其他不满沙特最近片面决定的OPEC成员国“可能仿效”。

英国《独立报》表示,卡塔尔带头退出,不排除其他产油国会效仿。各国都随心所欲增加产量,会导致石油供需进一步失控。

路透社表示,这一举动可能扩大卡塔尔和其他国家的裂痕。卡塔尔最主要的气田北方-南帕斯油气田是和伊朗共享的,在加大天然气开采同时,卡塔尔必然与伊朗合作将增多,与沙特走得更远。海湾地区国家派别对立可能更加明显,这也是潜在的不安定因素。

欧亚集团表示,OPEC仍然存在,但已经变成了一个不同的组织。卡塔尔作为外交桥梁的作用已经出现削弱。OPEC不咨询伊朗的意见,沙特和俄罗斯一起行动,试图说服所有产油国接受他们的意见。俄罗斯不是OPEC成员国,但却是与OPEC结盟的最大原油生产国。

标普全球普氏能源资讯EMEA能源部门主管克里奇洛指出,卡塔尔离开OPEC是一个重大的事件。在未来20年,他想象不出OPEC会面对比这更重要的事件。卡塔尔的离开对OPEC的未来构成了更大的系统性风险,OPEC的未来变得岌岌可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